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谁是奴才?谁是“鲁迅”?

2020-04-16 17:50:45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孙锡良”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谁是奴才?谁是“鲁迅”?

  自新冠病毒疫情扩散以来,整个世界始终弥漫着两场战争,一场是人类同病毒的战争,一场是有关病毒的舆情战争。后一场战争,主要焦点又是以美国为首的反华势力对中国的无理攻击。

  昨天晚上,看了一篇“10万+”文章,该文的作者强调“我身在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强调?因为他想显示自己的客观性和真实性。在这篇文章里,凡国内人士对方方的否定理由都被他全部否定了,凡国内力挺方方的“正确性”全都被他认可了。换句话讲,他认为方方是完美的。

  反对方方的人,他没有用“极左”这个表达,而是换成一个更难听的词——狗奴才。

  今天,我不打算再评方方的作品,剩饭炒多了,就没了味道。

  既然美国华人提到了奴才,那我也说说奴才。谁是奴才,谁不是奴才,可不是美国人一言可定。有些人,嘴上没奴,心中奴了,骨子里奴了,只是你自己不敢承认而已。

  “身在美国”的个别中国人为何把反方方的人都认定为奴才呢?因为在他看来,反方方,就等于站在政府一边,政府是石头,反政府的人是鸡蛋,只有敢当鸡蛋的人才是英雄。只要你不敢反政府,你就是奴才了。身在美国的中国人是否都认可他的奴才标准呢?不,我认识身在美国的朋友就很爱国,他也不支持方方。

  既然身在美国的华人提了奴才标准,那我就先以美国为例吧!

  美国是两党制国家,公民立场很分化,支持哪个党,票仓基本是固定的,输赢取决于盘面的振幅,而非全面一边倒。这说明什么呢?有些人,无论你执政党干得多好,他一定是要反对的,而另一些人,无论执政党干得多差劲,他也始终站在政府一边。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美国始终有接近或超过一半的人处于奴才状态?若以是否反政府为奴才标准,应该就是这么个结论了。

  曾经,清华有一位很有名的艺术C教授,国内反骨是出了名的,很受粉丝的追捧。后来,他因“看不惯国内”而转投美国,希望到那里能释放自己的自由,希望也能过一下反政府的瘾。然而,他那被国内吹上天的作品,到了美国不灵验,除了华人,美国白人不鸟他。至于批政府,他压根就没批过,因为他不敢。美国不好混,他又选择回国当“英雄”。列位看官,这位C君,到底是英雄还是奴才?我倒是说一句:国内的“嘴巴英雄”一出口洋国,便成了奴才?

  就在前不久,有一件不要脸的事情全球人都知道,美籍华人杨泽安,为了向白人宣示奴忠,竟说出“我以自己是亚裔人为耻”的豪言壮语。这可不是个人卖身啊!这是把整个亚裔人全卖给白人做奴才啊!

  我不知道有多少华人象杨某人一样,不知道自称“身在美国”的那位作者是否也属于杨泽安一类?说得难听一点,做了同胞的奴才,终归还是同胞间的事,你黄种人甘愿去做白种人的奴才,只怕是更可耻了。

  然而,你想做白人的奴才,是否就能得到认可与尊重呢?当然不会。特朗普很快就打耳光了,他一棍子把华人全船打翻,连前些年最忠心的美奴骆家辉都被激怒了。在白人面前,当奴才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别以为洋奴才就是升级版啊!

  说到“反”字,也是有文章可做,中国的公知,有时让人感觉就是一群怪物,逢中必反,逢美必迎。在全世界各国人看来,这恐怕都是一种特殊现象。大家发现没有?尽管中国发展很快,但中国人在全世界却经常不被尊重,甚至偶尔让日韩人士不得不高呼“我不是中国人!”。为什么?除了外人的因素,恐怕更多是自己的原因。中国的公知精英们,内心看不起自己的同胞,以丑化自己的祖国为能事,久而久之,你的民族形象和国家形象也便低微卑劣了。

  我经常也会想,逢中必反,证明中国总是错的,逢美国必迎,证明美国全都正确。世上哪有这样的事嘛!如果中国总是错,那今天的进步局面是怎么得来的?如果美国政府全都正确,就这么一场抗疫,哪里会感染几十万人、死亡几万人?

  敢跟政府唱对台戏的人果真都是英雄?我看也未必。就说那位方方吧!她的日记受欢迎,说是因为她写了中国的人间疾苦,写出了自己敢跟政府较真的勇气。有人告诉方方,让她学学索尔仁尼琴,再怎么反骨,也不要让自己的作品令祖国被动。她的回应是:做不到。她为什么做不到?因为她只想在中国做英雄,在洋人面前,她仍然是个奴才。

  有位熟人,只是校友,算不上好朋友,做资源生意的,因为不在体制内,所以爱骂官员,并且颇有些理论,中西方名著都能学以致用,一到酒桌上,就爱讲嘲笑官家的段子。刚开始,我以为他即使不算英雄,倒也是条汉子。有一次,我同学自外地来长,因手上有点实权,该生意人要做东请吃喝,我应邀作陪。一餐饭,让这位生意人的人格碎了一地,汉语大辞典里能用的软骨词都被他用尽了,就只差下跪。我不喝酒,全场看戏。

  有人认为,生意人,没办法,为了生存嘛,有时得委屈一下自己,并不代表真心。不,不是这样,也许他对官不真心,但他对钱是真心的。这是什么类型的奴才?是实用型奴才,是资本奴才,是见钱眼开的奴才,它跟官奴、洋奴并无实质上的人格差异,不在一处盛开,便在另一处盛开。

  还有一类人,嘴上反得狠,真要是见着了某个大官,几天都睡不好觉,逢人都要显摆他跟谁谁谁握手吃饭了,把合影放大挂在墙上,只怕是想给子孙留点显赫的遗产。“嘴巴英雄骨子奴”的人多得是,“退休英雄在职奴”的人也多得是,一本疫情日记,岂可盖棺定论!

  再说一件真事,某X姓副部级官员(现已退休),学者型的,曾经很爱在媒体发些“独立文章”,给人的感觉是正直,有良知。然而,某R姓资本家在微博里暴露了他。有一次,R某及圈内人于宾馆设宴等X某。等他来干什么?光吃饭吗?不是。等他来向大家“汇报”重要会议精神,后面还有“指示”。这位X某,级别已经很高了,但他仍然逃不脱资本的控制,且极其听话,当了资本奴才。

  如果嫌X某不够大,不妨看看更大的人物,国家领导人总该大吧!西方国家,至少有一半国家的领导人都唯美国总统马首是瞻,一见到美国总统,就像个小G似的,美国一挥大棒,吓得抖上一阵子,喂上几颗糖,又笑得合不拢嘴。这算不算国家级奴才?按“不反即为奴”的标准,恐怕下这个结论也是可以的。

  以上写了那么多奴才例子,有什么用呢?无非是想告诉大家,仅用反不反官为标准判断是奴非奴是荒唐的,这其中必定包含某种算计和目的。一场有关《日记》的舆情战为何从国内打到国外?国内公知,国际公知,华人,洋人,变着法的丑化中国政府和丑化中国人民,无非就是想让中国变得思想混乱嘛!最终目标自然是让社会混乱。社会一混乱,这群笔杆子又吃香了,社会一混乱,中底层人必受苦受难,人间一有苦难,公知们就有重新做“救世主,人类导师”的机会。所谓乱世出英雄,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无数人的牺牲和悲剧。

  打着“身在美国”的牌子,定一个奴才标准,是不是真的能成为标准呢?

  当然不可能。不要说你只是身在美国,你就是做了美国总统,你的话也不会成为中国人的价值标准。是奴才,非奴才,电影频道节目表今天必须有一个对错的坐标,哪一边代表正确,哪一边代表错误,必须先有标定,凡属正确的事情,即使对政府表达了支持,也不是奴性,此时的反对者,不但不是英雄,反而是坏人。服从≠奴才,反对≠英雄。有些人的反骨是为选票,有些人的反骨是为钞票,有些人的反骨是为门票,真正为底层人饭票的反骨者并不多。

  这里面,电影频道节目表还必须探讨“正确”的界定。有时,它就只是指单件事的对错,有时,它又指整个大局的对错,有时,它可能要把整体对错与局部对错分开考量。就中国抗击新冠病毒这场战役而言,它是一次有对有错的大会战,整体看,它是成功的,是正确的。就战役中的阶段性战术看,因为科学认知上的误区,因为执政能力不足的原因,初期犯了不少错误,然后又更正了错误。

  那么,电影频道节目表在评价中国的表现时,尤其是在面对国外敌对势力疯狂抹黑的时候,中国人的正确选择就应当站在政府一边,绝不应该为外人输送炮弹,哪怕是送一枚哑炮也不行。有人认为,方方的《日记》销不了几本,影响没那么大。错,投名状只要一张纸就够了,不必是几百万张,负面的影响不是量,而是性质。

  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场世界性的舆情战争中,中国的普通群众算是一次大觉醒,多数人明白了是非对错。非常遗憾的是,知识分子,尤其是文人公知,又一次被大众脱掉了底裤,他们的认知能力、价值判断和国家立场输给了时代。普通人越清醒,精英、权贵和文痞子等洋奴就越害怕,越是愚昧的社会,塔顶上的人就越吃香。

  现在,文痞们开始抱团取暖,有个叫张坑坑的作家发话了,她说方方是“当代鲁迅”。

  网络时代,中国出了很多“当代鲁迅”,一有讽刺味和批判味作家出现,便有了“当代鲁迅”的帽子,让人羞愧的是,个别网友也曾给我戴过这帽子,当然是被我拒了。

  我不止一次地讲过,鲁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有“鲁迅第二”,也没有“当代鲁迅”。不论是张坑坑,还是其他人,凡把敢批评政府、敢讲真话视为“当代鲁迅”的人都是没有读懂鲁迅。鲁迅的精神,鲁迅作品的灵魂,决不是敢批评政府和敢讲真话那么简单,鲁迅对中国人性的刻画,既是历史的,又是现代的,还是将来的。鲁迅的批评,也决不是以怼政府为英雄。很多被称为“当代鲁迅”的人,都不过是鲁迅笔下鲜活人物中的一个而已,比如那个方方,她就是鲁迅笔下女性中的一个经典再现。

  因《日记》挑起的这场舆情大战,由国内已经扩展到国外,暂未看到立停的可能。我本多次想退出,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一种声音倒下,另一种声音就要占领整个阵地,并且经常是“10万+”的重量级炮弹,投降,有出路吗?

  如果有人把反对方方的人都视为奴才,那我就坚定地做一次奴才。

  那主子是谁?是我的国家。

  附言:

  有朋友告诉我,说义乌专门开会选外国人做议政代表。我的看法是:反对。14亿人,多少人有议政权?中国人在国外谋生意,何时当过外国的议政代表?来中国,依中国的法律政策办事也便是了,有建议,可以提,但用不着专设议政代表,请神容易送神难。

  新的《意见》出台,农地灵活了,混改加快了。评:灵魂里要有理想主义,现实中,已经不能理想化了,部分同志不要误导公众,要把建议与实情分开。市场化和资本化是铁定方向,疫情改变不了什么,无大变局。

  写于2020年4月16日星期四

「 支持红色网站!」

电影频道节目表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电影频道节目表回看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电影频道节目表回看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