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

2020-06-05 09:46:06  来源: 微信公账号“艺绽”   作者:李俐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矿工诗人”陈年喜的诗集《炸裂志》卖得很火,出版社四次加印依然脱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买书的竟然是清一色的年轻人,还都是90后、00后的大学生。

  为了买到一本他的“手签本”,艺绽君也加入了他新建的微信读者群。这才发现,几千名全国各地的网友都在排队等着加印。

  对一个创作者来说,这本该是陈年喜最幸福的时刻。然而,命运再一次让这个高大的陕西汉子感到无奈。今年三月,已经离开矿洞五年的陈年喜,还是被确诊了尘肺病,不得不离职回到老家。

  现在,能让他用来抵抗命运的,唯有写作。正如他所写的,“如果这世界还有幸福,那就是文字被喜欢的人读到”。

  七年前,他在地下五千米爆破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七年前,写下这首《炸裂志》的陈年喜,还是一名在地下五千米劳作的爆破工。得知母亲患食道癌病的消息后,他如“岩石一样,炸裂一地”。

  2014年,纪录片导演秦晓宇偶然在陈年喜的博客上读到了他的作品,被深深打动。“像《炸裂志》这样的作品带给我的阅读体验岂止是感动,它真的像炸裂一样,强烈地冲击着我。”当时秦晓宇正在筹备一部关注工人诗歌的纪录片,陈年喜是他找到的第一主人公。

  “我跟年喜一见如故。他很符合我对一部工人诗歌电影主人公的想象,身材高大,一张脸棱角分明,浓眉凤目,粗犷硬朗又不失儒雅。他的声带长年被粉尘刺激,说话有些沙哑,一听便久历风霜,读诗时颇有打磨矿石的质感。”

  拍摄过程中,秦晓宇亲身体会到爆破工的危险。“有一天拍摄,两块石头从斜上方的巷道坠落下来,就砸在电影频道节目表回看身旁。”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纪录片《我的诗篇》剧照

  操作风钻或水钻在岩石上打眼时,陈年喜整个人几乎完全被粉尘笼罩,但他不戴面具,他说戴着面具汗水会蒙住眼睛,就没法干活了。

  十六年的矿工生涯,陈年喜走遍了荒山野岭,经历过生死一线。在无数个孤独枯燥的日子里,他用写诗填满时间和心灵。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陈年喜在河南秦岭金矿宿舍里写诗

  除了“炸裂”,他的诗句中也有柔情。

  他写给儿子——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他写给爱人——

  “我水银一样纯净的爱人

  今夜我马放南山

  绕开死亡

  在白雪之上

  为你写下绝世的诗行”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日历上的情诗

  他写给母亲——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五年前,他幸运躲过命运的刁难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2015年,陈年喜做了一次大手术

  拍完《我的诗篇》之后,陈年喜的矿工生涯陡然画上了句号。

  2015年初,他被查出严重的颈椎病,椎神经被压迫了五分之四。医生告诉他,手术如果失败,就是瘫痪,如果不做,半年内也会瘫痪。

  坐在商洛市的一家旅馆里,他嚎啕大哭。

  “我不是一个容易沮丧的人,矿山爆破十六年,见惯了悲惨,亲睹了多少生死。从来没有沮丧过。我突然发现,所谓的坚强,不过是真正的不幸没有降落在自己头上。”

  但幸运的是,手术成功了,只是他再也无法干爆破了。

  因为纪录片,陈年喜也逐渐有了些名气。他参加了一档诗歌文化类节目,与著名歌手搭档组队,进行竞演。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从爆破工到真人秀嘉宾,这是一次颇为魔幻的经历

  2016年,他随剧组赴美交流,在哈佛演讲:

  “不久前的那场颈椎手术,有三块金属植入了我的颈椎之中。这精巧的部件,据说是由美国生产的,也有可能就是由我的爆破而见天日的一些矿石,被拿到遥远的美利坚,变成了医疗用品,再渡重洋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现在我又带着它们来到这里。如果金属会说话,它会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陈年喜赴美,恰逢川普竞选

  那一年,他还获得首届“年度桂冠工人诗人”大奖。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陈年喜登台领奖

  2017年,在文友的介绍下,陈年喜来到贵州某景区做文案工作。暂时稳定下来的生活也让他把创作拓展到更广的天地,他开始尝试散文、非虚构写作,这些作品大多仍取材于他的乡土生活和矿工经历。

  他承认,离开矿山收入锐减,他不得不奔着稿费去写作。

  “当然,稿费是一方面,人生那么多经历,想表达出来,也是一个动力。散文、非虚构给我了更大的驰骋空间。”

  回看自己16年的矿工生活,陈年喜感慨良多。

  “从身体的伤害来说,这16年确实是很糟糕的经历,但从人生的厚度来说,收获还是有的。人生每一步都算数,当时是没得选择。”

  不过,他并不认同“矿工诗人”的标签,而是“希望能把电影频道节目表回看的文本放到整个当下文学的格局中去同等的考量”。

  一年前,他开始在朋友圈卖诗集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去年三月,陈年喜的诗集《炸裂志》出版了,这是他的第一本诗集,其中收录的200余首诗,烙上了他前半生漂泊和劳作的印记。

  当时,出版社寄给他50本,除了一部分送给家乡的文友们,他把余下的二十多本在朋友圈和微博出售。

  定价24.5元的书,他卖35元,每一本的扉页上,都有他亲笔写下的一句诗。“去掉邮费,每本赚三五元的差价。”陈年喜说,他把这当做是自己十年写作的一点回报。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陈年喜为每一本书写上一句诗,并附上自制书签一枚

  没想到一年来,这样的手签本竟陆陆续续卖出1500多本,出版社也卖出上万本普通版。

  “购书者从喀什到哈尔滨,遍及中国地理版图的边边角角。”陈年喜意外地发现,买书的几乎清一色是年轻人,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大学生,从清华北大到边僻学校都有。

  “我的年龄和他们是有代沟的,诗歌内容也是,可能我的阅读是古典多一点,更多的是直面中国现实的表达,这是大部分人能接受的。”在他看来,就像当代人可以读懂杜甫诗中的所思所想一样,现在的年轻人和他这一代人在内心深处仍有可以打通的巷道,毕竟“生命的悲欣大多相通”。

  前不久,陈年喜被确诊尘肺病的消息被报道后,来加他微信买书的人更多了。为了让读者早一点拿到书,他不辞辛苦地百里走单骑,从老家骑摩托车到县城发快递。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5月14日,陈年喜骑摩托到县城给读者寄书

  “我心里当然也挺感谢的,虽然说大家可能更多的是出于对一个人生充满驳杂的人的同情,但我还是更希望大家从文本中去理解这本书,去真正的读一读它。”

  “再低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这句诗让很多读者念念不忘。一位网友留言说,“去年父亲患病治疗期间,爆发前所未有潜力的我太有共鸣了。”

  更多读者在陈年喜的微博和个人公众号上为他加油打气,一则留言这样写道:“今天才知道您,很幸运能读到您的诗。那是从尘埃里迸发出的光,那道光照进了人心,照进了世界。老师好好休养,希望您能继续写下去。”

  这一次,他选择“坦然接受”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5月31日,刚刚回到老家的陈年喜

  艺绽君联系上陈年喜时,他刚刚从贵州办完离职手续回到陕西老家,结束了自己20年来的漂泊生活。“现在我的心情很平静,虽说今后的生活来源处在一个不确定的状态,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有时候结束也是另外一种开始。”

  尽管陈年喜说得很淡定,但对于未来的路,今年刚过50岁生日的他还是特别茫然。“我的孩子才读大一,爱人就在家种点庄稼供自家吃。我回家也只能是帮她种点地,写一些稿子,用稿费来维持家庭生活。”

  和五年前的大哭一场相比,这一次看到尘肺病的确诊报告,陈年喜选择了“坦然接受”。“它不是一个让你立马死掉的病,虽然将来的生活质量会下降,但至少还能活着。”

  然而,时间变得紧迫起来,全家人的生活来源、每月三千元的医药费、自己的写作计划乃至孩子的成家立业,种种问题让他无法安心。

  “我有一个想法,把我这么多年的经历写一个长篇小说,直到现在都没动笔,在有生之年能不能完成还是个未知数。”

  上周五,导演秦晓宇在网上发文公开了陈年喜的近况,“如果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被他的诗句打动,请随意打赏,所有款项我届时都将悉数转交给年喜。”秦晓宇说,诗集的版税非常有限,干脆用更直接的方式帮他筹措一些医药费。

  其实,在《我的诗篇》拍摄结束后,秦晓宇还在继续跟拍陈年喜的生活,一直拍到了他前往贵州工作,这段故事将在纪录片《炸裂志》中呈现,“希望能在今年年内与观众见面”。从第一部群像式的作品,到第二部聚焦陈年喜个人,秦晓宇计划以三部曲的形式来记录当代工人与他们的诗歌。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纪录片《我的诗篇》海报

  “他是《我的诗篇》中观众最喜爱和最有感触的一位,我参加映后交流,有太多观众追问年喜的近况,我开玩笑说一言难尽,索性用另一部电影来回答你。”秦晓宇说,陈年喜的形象有爷们的一面,他的诗歌又饱含对家人的深情,这些都让观众一下子记住了他。“他身上还有中年人的负累之重,就是家庭所有的重担都扛在自己身上,工作本身的传奇性、危险性也让大家有一些同情和尊敬。”

  短短两天时间,几千元“打赏”已经到了陈年喜的账户。对于大家的关心,陈年喜一再感谢,他说:“实在无以为报,惟有真情写作,言己言众。”

  接下来,他要为自己的下一本新书去寻访一群工匠。“他们是乡村最后的挖匠,专门给人修房子,其实有很大的风险,也是在狭缝中求生存的人。随着楼房的普及,我估计到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个职业就会消失掉吧。”

“矿工诗人”陈年喜用文学抵抗命运,“后浪”们买光他的诗集-激流网

  如果你也欣赏陈年喜的诗,想购买他的手签本,可以关注微博@陈年喜,或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一地霜白”,和他交流诗歌与人生。

  “人的诗心从未远去,这是惟一的不灭的灯盏。”

  @陈年喜

「 支持红色网站!」

电影频道节目表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电影频道节目表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电影频道节目表今天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