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工农家园 > 工友之家

失业保险基金账上几千亿,失业者为何领不到

2020-05-29 14:43:08  来源: 新华社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郑秉文建议,扩大失业保险保障范围,大幅降低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条件,简化认定程序,不论失业原因,将参保不足1年的农民工等失业人员都纳入到失业保险金领取范围,并加快修订《失业保险条例》的步伐。

  自疫情以来,很多人生计受阻,工作难寻,生活一下子陷入困难。每个月千把元的失业保险金,虽说不多,但也是雪中送炭,让他们不至于无米下锅。然而,相较于庞大的缴费人数,失业保险的受益者微乎其微,申领者寥寥,大部分有迫切需求的人被排除在失业保险的制度之外。郑秉文委员的提议,正是对这一困境的直观呼应。

  为什么大部分人与失业金无缘呢?这与当下的制度设计有关。现行的失业保险制度,是以正规就业和劳动合同作为参保前提,而且缴费年限必须满1年后,才有申领资格,这就让大部分农民工和自由职业者犯难。

  众所周知,农民工常年奔波于各个工地,很少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即使有正式的劳动关系,受工程进度的限制,平均就业时间约10个月左右,很难达到1年的缴费标准。2018年数据显示,2.9亿农民工中,失业保险参保率只有 17%,这意味着,仍有2亿多农民工未参加失业保险。

  同样尴尬的是自由职业者群体。前几天,网约车司机的处境就引发两会代表的讨论。很多网约车司机未与平台签约,算是灵活就业人员,无法参加失业保险。

  这就是目前失业保险制度面临的尴尬局面:参保人群大多数是就业稳定、失业率低的群体;像农民工、自由职业者这样的失业高风险群体,却无法被他们迫切需要的社会保险项目覆盖到。但哪怕是前者,失业保险金的申领也并不容易。

  虽然法规规定,只要符合条件,进行失业登记,便可申请。但现实中,申请程序极其繁琐,申请者往往需要在多个部门间来回折腾,相当费时费力。而且,申领门槛也比较严苛——必须是非自愿失业,个人跳槽、主动辞职不算。

  也就是说,不管你辞职原因是因为被迫加班、减薪或受到其他的不公正对待,只要不是被单位开除或解雇,都不符合申领资格。而对真正被开除的人来说,碍于面子,也不想为了几千元钱去单位盖一个证明被开除的章,申请的动力大大降低。

失业保险基金账上几千亿,失业者为何领不到-激流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一切导致失业保险基金收支严重失衡。媒体报道,2014年至2018年的5年间,我国每年的城镇登记失业人数在970万左右,但每年领取失业保险金的人数却一直维持在220万上下。也就是说,在失业登记人口中,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人成为该制度的受益者。

  另一方面,基金结余的金额一直居高不下。人社部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失业保险基金收入 1171 亿元,基金支出 915 亿元,年末基金累计结存5817 亿元,是当年支出的6.35倍。这就意味着,若支出规模不变,哪怕后面没有缴费,现存基金结余也能继续支付6年。

  失业保险作为一项保障失业者基本生活的专项基金,结余肯定不是越多越好。据学界测算,剩余资金能支撑1到2年,比较合理,一旦超过就不合适了。庞大的结余,既意味着大部分的失业者“只闻政策香,吃不到政策的肉”,资金使用效率低也会造成不必要的贬值亏损,到头来白白增加了企业的负担。所以,很多社会保障专家一直呼吁盘活基金结余,扩大失业险的覆盖范围和功能,惠及更多劳动者。

  眼下疫情就提供了一个利用的契机。其实,在国外,失业保险金不仅用来给投保人员发放失业救济金,同时也是政府应对经济衰退、平滑经济波动的一项重要举措。经济稳定的时候失业保险金得到积累,经济衰退时则大幅支出增加消费,必要时不仅清零结余,还要向财政借钱。可以说,失业保险金的收支曲线,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变化状况,是地区经济的“晴雨表”。

  比如,这次疫情期间,美国除了直接给公民发钱外,还另外投钱扩大了失业保险的金额和领取时间,把以往没有资格领取失业保障金的自由职业者也包括进来,以缓解他们入不敷出的困境,保障个人基本的消费水平。

  今年3月份,为了应对疫情,山东、辽宁等地简化了失业金的申领程序,将失业保险金标准提高到了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90%。但由于申领门槛高,覆盖面狭窄,受益数量相当有限,最急迫的人群只能望洋兴叹。用郑秉文委员的话说,“失业率和失业保险的瞄准率是脱节的”。

失业保险基金账上几千亿,失业者为何领不到-激流网

图片来源:新华社

  当然,从长远来看,若要将农民工、自由职业者等纳入参保范围,还需要周密的制度设计,比如缩短农民工的缴费年限,为灵活就业人员设计专项的“失业保险储蓄账户”等。但在特殊时期,是否能像郑秉文委员所言,特事特办,发挥失业金的救济功能和经济调节作用,大幅度降低申领门槛,不以是否参保作为前提条件,尽量扩大覆盖面,真正将失业保障的福祉惠及失业的人群?

  郑秉文委员说,个人失业了却领不到失业金,失业金制度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一直以来,失业保险金的庞大结余,被媒体称为一项“难以消化的大餐”,失业保险的存在感,主要停留在工资条上的若干数字。为了应对被疫情冲击的经济,帮助无数在困境中挣扎的家庭,是时候拆掉一些条条框框,让这项“大餐”发挥原本的救济和支持作用,回归制度的初衷。

「 支持红色网站!」

电影频道节目表今天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电影频道节目表今天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电影频道节目表回看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