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读经典

瑞典“群体免疫”失败!专家轻轻认个错

2020-06-05 11:15:30  来源: 后沙公众号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欧洲疫情大爆发后,三月中旬“群体免疫”这个词汇传入了国内网络舆论场,一些网媒、大V开始对这个概念进行美化和神化,明里暗里贬损中国的防疫政策和努力。

  让中国人丧失信心,或许正是他们一味推崇“群体免疫”真实用意所在,顺便掩盖西方体制弊端,毕竟,新冠病毒在欧洲失控,与他们多年来所鼓吹的“西方优越论”相违背。

  英国是刹车了,内阁在舆论试水之后,看情况不对,就否决了“群体免疫”计划,但有一个国家一直坚持“群体免疫”,直到承认失败,这个国家就是北欧的瑞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们要感谢瑞典,否则“群体免疫”神话还会存在,毕竟,想象中的东西总是格外美妙。

  6月3日,瑞典首席流行病学专家、内阁卫生健康顾问安德森•特格内尔,他在接受瑞典电台(SR)访问时认错,“ 如果当初实施严格管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丧命。”

  他是“群体免疫”政策主要推手,他表示后悔,“如果他能在拥有目前所知的资料和信息情况下,重新再做一次决定,他会选择严格管制措施,以挽救更多生命。”

  不知道那些吹捧“群体免疫”为“更高级人道主义”的人要不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特格内尔和瑞典内阁的“群体免疫”成绩如何?

  瑞典人口一千万左右,医疗条件优越,生物制药科技水平也处于世界前端,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一个有着健全公共卫生系统的富裕国家。

  躺平的结果:截止6月2日,瑞典累计确诊病例38589例,死亡4468例,死亡率接近12%。按此比例,每100万人口感染者为400人,属“全球一流”水平。它的北欧邻居芬兰,人口500万左右,采取了封锁政策,死亡320人。

  再看一个人口与瑞典很接近的国家--古巴,1000万左右人口,全国确诊患者2107人,死亡病例83人,还能派出医疗队支援意大利、南非,这是古巴在美国全力封锁情况下,取得的防疫成绩。

  亲西方人士不喜欢看到这种数据对比,因为只有“民主”的空中楼阁才能让他们得到精神上的满足感。

  安德森•特格内尔尽管承认“群体免疫”失败,但作为计划制定者之一,却不会受到任何法律审判,在媒体上轻轻认个错,已是了不起的举动了。

  世界卫生组织说了多遍?各国不要去尝试所谓的“群体免疫”,不但对人类未必有效果,而且这是个兽医学概念

  瑞典政府为什么要拿本国民众生命去验证“新概念”?

  特格内尔无论是对SR电视台,还是《每日新闻报》,说得最多的是“如果当时我知道如何如何……”

  他是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3月初,瑞典首相勒文宣布“四不“政策”:

  不检测、不隔离、不收治、不公布!

  后来在世界卫生组织和欧洲卫生机构敦促下,才恢复了公布数据统计,但瑞典仍坚持“不检测、不隔离、不收治”。

  这种政策最大的受害群体是老年人,特格内尔在接受采访时还腆着脸说, “我知道这个年龄段的人很容易受感染,但不知道它会如此地迅速和容易。”

  作为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政府防疫政策“大脑”,他居然可以在“知道”和“不知道”之间随意切换,难道这是“群体免疫”最真实一面?

  对于瑞典政府来说,“群体免疫”是最省心、最省钱、最省力的防疫政策,在“群体免疫”中死亡的老弱病残是自然淘汰,“不检测、不隔离、不收治”,可以节约政府成本高昂医疗支出,减轻医疗系统的重负。

  4月19日,安德森•特格内尔还在吹嘘, “电影频道节目表今天正处于一个平稳期。”,他制定的不同寻常做法正在开始产生效果。

  那时,意大利、西班牙疫情已极为严重,而瑞典大中学校、健身房、咖啡馆、酒吧和餐馆都照常营业,只是取消了50人以上聚会。

  特格内尔还说,斯德哥尔摩居民可能在下个月实现“群体免疫”,瑞典卫生部长出面支持这种做法。

  当时国内一些网媒、大V还阴阳怪气地说:目前还不清楚哪种策略最终会被证明是最有效的?

  拿一些虚头巴脑的新名词折腾,能吓跑新冠病毒?说白了,他们如果能用这些手段将自己国家抗疫成绩降低一分,那就会尽十分的努力。他们肺部没有病毒,而是脑子里有病毒。

  “群体免疫”对普通民众来说,就是俄罗斯轮盘,或许扣动扳机时,你逃过一劫;或许扣动扳机时,你的脑袋中奖了。

  那么瑞典政府作用是什么?

  瑞典小公主埃斯特拉所在的小学3月5日就宣布关闭,因为校内有人疑似确诊,说明“群体免疫”计划也是看人的,因为其它小学、幼儿园都正常上课。

  很显然,瑞典有极少数人不在“群体免疫”计划之内,他们有良好的检测条件、医疗条件,隔离条件。而那些急需政府帮助的大多数,却只能接受赌局,赌注是自己的生命和健康。

  瑞典政府拿人命开玩笑,却省去了“重新开放经济”的烦恼,简单说,就是保GDP,不保人命。

  瑞典在自欺欺人,吓得连丹麦和挪威都对它关闭了边境,而丹麦挪威两国边境是互相开放的。

  为什么特格内尔医学顾问可以主导一个国家的防疫政策?

  其实这是个政治问题,首相勒文在2018年就被议会通过了“不信任”案,他却拒绝辞职,宁可组成看守内阁在那里耗着。

  9月9日,瑞典议会大选后,349个议席分配情况为:

  勒文率领的中左翼联盟(社民党为主)占有144个席位。

  克里斯藤森领导的中右翼联盟(保守党为主)占有143个席位。

  极右翼的民主党占有62个席位。

  由于谁都没有得到绝对多数,内阁难产,瑞典政治局面恶化。

  2019年,勒文耗出了机会,1月18日,他在议会得到115票支持成为新一届内阁首相,而反对票是153票,弃权77票。也算是欧洲议会制的一个奇葩,反对票多于支持票,他居然能连任首相。却符合法律程序正义,因为反对票没有过半数。

  在这种情况下执政,勒文根本不可能对疫情采取严格措施,出台就会遭到反对(政治目的之反对),如果强推,“不信任”案就会重新出现。

  因此,首席流行病专家特格内尔提出“群体免疫”时,成了首相勒文不作为的最好理由,马上全盘照收。接受专家意见,各位议员有问题吗?

  “四不”政策多么愉快,而且瑞典政客还能在意识形态上给自己加分。看看中国防疫,“限制了出行自由,密切监控人群,封闭了社区”,电影频道节目表一周是“民主”国家注重“人权”,大家随意,继续嗨皮哈,电影频道节目表今天可不能跟中国学。

  在瑞典,“白左”文化深得人心,勒文政府外交就是立足于所谓的“价值观”外交,以赢得选票,在疫情爆发前没少诋毁中国。

  今年1月底,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提醒瑞典政府不要纵容媒体以“言论自由”为掩饰,对中国进行挑衅。应当真真实实地报道中国,停止蓄意抹黑。

  瑞典2月份还摆起架子,拒不接受劝说,反说中国大使是在“打压”瑞典媒体“言论自由”权利,高高立起“人权”牌坊。

  结果3月份,“人权”小灯塔搞起了最无视人权的“群体免疫”。

  4月29日,瑞典外交大臣安·林德还公开配合美国打击WHO,搞所谓病毒调查把戏。

  “群体免疫”始作俑者英国5月18日提醒瑞典,你的“群体免疫”收效甚微哦!但瑞典已收不住脚,否则,内阁怎么解释?

  特格内尔现在承认“群体免疫”失败,只是认错,而不是道歉,他在帮政府推卸责任,不是政策本身有什么过错,而是电影频道节目表不知道病毒这么厉害、狡猾,不知者无罪。

  他说如果能重来一次,瑞典会选择介于“群体免疫”与“严格管制”之间的中间路线。他当抗疫是打《魂斗罗》?还能回到第一关?

  中国基本上是通关了,这让很多反华仇华势力恨得吐血。它们不去想想中国是如何做到的?而是一个劲在舆论上来否定中国努力,神化“群体免疫”就是其中之一。结果牛皮吹破了,神话也破灭了!

  拿抗疫当游戏,连人性都没有,还谈何人权?

「 支持红色网站!」

电影频道节目表一周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电影频道节目表一周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电影频道节目表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